巳巳巳巳

座標台灣。同人堆積所。

【凹凸】花簪

◎練習,寫的是雷獅

◎拿BGM歌名當作標題了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雕龍的木椅顏色幽沉,年代久遠,表面卻是越發的亮,半點塵埃都沒沾上。

       那人隨意的斜坐在上頭。側邊茶几上放著一只青綠花紋的茶碗,裡頭是人家剛沏的普洱。他手一伸,捏著杯口將茶拿起,啜了一口,又放回去,表情平淡,看不出感想。

       那人一頭黑髮,稍長的瀏海下是瑰麗的紫眸,眼角、雙頰及下唇抹有胭脂,給原來俊俏的五官添了幾分妖氣。素衣黑褲,鮮紅披肩,腕上有只金鐲子,指甲塗了紫色染料,鞋面上鑲有寶石,看來價格不菲。

       他身後褐色布幔開了一半,露出純黑牆壁與其之上的紋路。他翹起腳,隻手撐在扶手上,做得更斜了,但並不慵懶,眼神明亮,卻是被空氣中飄散的薰香煙霧給遮住了,只能感到曖昧。

       灑上香氣,披上浪漫,深深吐息都因那人的嘲笑而凍結。


扑街也要傳球

發燒也要打球

腿斷了也要打球還打贏正常人

拿籃球打排球


我們班到底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啊?


電視上看到,英國人很喜歡吃甜食,訪問路人都能從口袋掏出巧克力,就跟朋友討論了一下,安迷修這麼英國紳士會不會也在口袋裡放巧克力?想想還真可愛!


記者:請問你口袋有巧克力嗎?

卡米爾:沒有,不過我有提拉米蘇(從口袋掏出一盒完整的提拉米蘇

記者:??!!!


硬要打teg

不標人了

受寵若驚。

我沒讀多少書,寫不出什麼氣壯山河的東西或細膩美好的小情小愛,邏輯怪異,思想也不知道牽到哪個外太空去。

我一邊在意著他人的眼光又一邊我行我素,任性固執卻美言說是風格。

繪畫也是,骨架廢兼色廢,喊著手感出走其實是自身不想努力。

我深知自己的不足,圖文雙修卻都沒能拿出好看的成績,多一個粉絲都是奢侈,我不是什麼值得你喊觸的人,我該學習的東西還多得是。

你的每一句讚美我全記在心上,聽到比被告白還開心。

我會繼續加油,感謝厚愛。

私設的武裝神父銀爵&戰鬥修女維德

銀爵的武器一樣是鐵鍊,藏在袍子底下

維德掀開裙子腿上綁的都是槍枝和子彈,過長的袖子裡也藏了槍

【凹凸/銀維】向著那世界

#萬聖華爾茲

這是活動第二波~接續 @蜜汁香料 的《Ghost》。大家萬聖節快樂喔~

 

 

       「你還記得我們初次見面的那一天嗎?」

       維德和銀爵站在凹凸大廳的一根白柱旁。當然,是以幽靈的姿態。大廳人來人往,卻沒一個能注意到他們。兩人就這樣站在不會與任何人相互干擾的位置上,望著浮在廳內上空的詢問處標誌。

       聽見維德的提問,銀爵點了點頭。「記得啊,一切開始的那一天。」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每個人之間都保持著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   興奮、警戒、期待、不屑。在場全員都是要抹殺的敵人。一個呼吸,一個眼神,便足以點燃戰火,緊張的氣流在彼此拉扯。上頭的裁判長維持那張不變的笑容,歡迎大家的到來,彷彿台下一切都與他無關。

       維德不想驚動旁人,在最小幅度範圍內觀察眾參賽者。各種奇形怪狀、似人非人的,凹凸大賽不會拒絕任何人。不惜賭上性命也要實現的夢想。所有人的籌碼都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   隨便晃一眼只是看個大概,對有什麼樣的傢伙有個初步認知罷了,反正都是要除掉的墊腳石,長什麼人模鬼樣不用特地去記。

       原本他是這樣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可維德發現他的眼睛不聽使喚地聚焦在某個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必然是命中注定。因為對方也看過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漆黑的眼白中間鑲著亮銀色的瞳,很特別,很吸引人,但在外表一個比一個搶眼的參賽者之間也算普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看見對方嘴唇微啟,接著閉上,勾起一個難以察覺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什麼跟什麼?!

       維德低下頭,扁了扁嘴。不對,自己在躲什麼?又抬頭,可那人的目光轉移到裁判長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跟著看向上方,不過高高在上的裁判長的勉勵已近尾聲,他什麼話也沒聽進去,唯一留在腦中的,是那人淺淺的笑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後來過了幾個星期,兩人再度於凹凸大廳相遇,銀爵叫住了他,維德頓時有些慌,他查過了,這個人在排行榜的名次瘋狂往上刷,雖然還未達頂標,但維德相信快了。這個人叫銀爵。

       維德還在胡思亂想對方找上自己的理由時,銀爵就開口了: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       「……你不認為問別人名字前先自報姓名比較禮貌嗎?」雖然我已經知道了。維德想。他也覺得對方有可能會生氣,不過銀爵只是淡淡的回答:「我叫銀爵。」然後再問了一次: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       「……維德。我叫維德。」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從此兩人便常常「偶遇」彼此,有時會在同一區刷積分,有時會看上同一個獵物,有時會在餐廳的隔壁桌吃飯,這樣又過去了好幾個星期。終於,維德忍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「銀爵,我們不如直接在一起吧,每次都要假裝是碰巧實在太尷尬了!」

       「……我有同感。」

       沒有浪漫的花束,沒有感人的告白,但維德和銀爵確確實實開始交往了。

       不需要山盟海誓,他們連生都無法允諾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「那麼就在死後相約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維德嘆了口氣。「我是希望你能晚點再來找我啦。」他轉身走出去,淡藍的天空一望無際,偶爾才有幾片雲出現在他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明明背後的凹凸大賽滿是爭鬥與廝殺,面前卻是會讓人昏昏欲睡的悠閒場景。生與死也是同轉身般輕易的事……嗎?

       銀爵牽起維德的手。「那麼,我們要去哪裡?」

       「哪裡都可以。」

       踩上大廳的最外緣,即使往下便是不見底的深淵,兩人依舊毫不猶豫的縱身一躍——

【凹凸/卡埃】前進童話

◎內含雷安

◎大鄧伯花的花語是一見鍾情,又稱藍天藤或天空花,覺得很適合啊



       撫過耳側的風滿是花香。

       不愧是有花都之稱的浮空島,家家戶戶門前、陽台上、公園的長椅、商店屋頂,無一處不裝飾著各式各樣的花朵,連無人的小巷內都是鮮艷可愛的色彩。手心捧著一杯熱牛奶,澆上蜂蜜般的朝陽,卡米爾踩在古老的石磚路上。大哥說的噴水池在哪裡?

       雷獅和卡米爾自兩天前坐飛船抵達浮空島,這個人人都嚮往的美麗離島。雷獅是來找安迷修的,卡米爾只是跟來,當作旅遊。

       安迷修高中念的是本國的學校,正好雷獅也念那兒,兩人宿舍還同一房。雷獅說安迷修滿口騎士道已經夠神奇了,沒想到老家竟是浮空島這種夢幻的地方,越來越覺得他是從童話故事中走出來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花都騎士嗎?卡米爾也沒想到自家大哥會是這種故事的忠實粉絲。

       戀愛使人改變。看來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小啜一口逐漸降溫的牛奶,手錶顯示卡米爾還有十分鐘可以迷路。

       走出飯店不過幾條街,怎麼轉個彎就完全不認識了?

       建築蓋的複雜、道路像迷宮也很有童話的風格。旁邊的糖果店正誘惑著他。不行。就算蛋糕上的巧克力在怎麼做工精細也不能屈服,不能輸給餅乾上的糖漿!

       卡米爾甩甩頭,快步逃離這甜蜜的陷阱區。他從沒遲到過,今天也一樣不會。

       他走進一家有大片落地窗的花店想要問路。在到處都開滿花的地方經營花店是多餘還是正好卡米爾也說不清楚,他知道的是,裡頭店員頭上的巨大呆毛吸引了他的眼球。

       「不好意思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「是!」

       聽到他的聲音,店員的呆毛猛地一晃,轉過頭來,兩雙顏色相近的眼瞳對上。

       「請問需要什麼嗎?」

       對方手中拿著灑水器,頭頂花架上白色大鄧伯花滴著水珠,剎那間卡米爾覺得自己的心跟水珠一起落了拍。

       「……我想問,噴水池要怎麼走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噴水池啊,有點距離耶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他看對方可愛的歪了歪頭。「我可以帶你過去,不過我姐出去了,可能得等她回來才行,不然沒人顧店。你趕時間嗎?」

       事實上卡米爾只剩五分鐘,不過他想了想……

       「不趕,我等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然後在店員回去拿椅子給他的空檔打了通電話給雷獅:「大哥,不用等我了,你們去玩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怎麼突然?」

       一見鍾情,像是童話中的情節卡米爾原本也是不信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「我好像,變得喜歡上童話故事了。」


【凹凸/瑞嘉】業火之夢

◎吸血鬼瑞x火龍嘉(雖然這設定沒啥卵用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他看到那雙燃燒著高傲的燦爛眼睛,微啟的口中冒出溫熱黑煙,金色髮絲在風中搖晃。

       四周焦土一片,倒下的碎木迸起火花,搶食所剩無幾的物質及氧氣,直至筋疲力盡,最終毀滅自身,消融於還站著的兩人不屑一顧的腳下。

       盡是些塵土。

       火龍皺起的眉間寫滿不悅,灰燼鋪在他華美的外衣上。那是他吐出的火焰造成的,自作自受,拂去了還會再被風吹來,他索性不管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焚盡了一切,一切看不慣的、讓他不愉快的事物。

       於是只留下一座空城。

       還有一名血族。

       雙腳站得併攏,鮮綠的手杖除了一綑繃帶沒有其他裝飾,衣著一絲不苟得令人生厭。

       卻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在屍橫遍野的寂靜裡,對空氣中的濃重血腥味無動於衷,依舊板著張臉孔。

       有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他勾起嘴角,笑給唯一還能看見這張笑臉的人看。

       對方卻是閉起雙眼。平淡的聲線在他腦中迴響。

 

       「——嘉德羅斯,你該清醒了。」


【凹凸/銀維】

#萬聖華爾茲

跟親愛的 @蜜汁香料 一起弄的萬聖節銀維活動!這是第一波:給對方一個驚喜,10/31還會有第二波呦!


【凹凸】
初次畫銀爵,感覺好幼......OTZ
應該是臉型的問題,改天換個畫風再試試
誰可以來拆解一下他的手甲,看不太懂......